贱.

迷妹一个,可撩
QQ2856048734
微信Dolly20120408

【启副】副官反攻之来自齐铁嘴的馊主意


这是副官反攻系列第二集

这次的馊主意来自八爷齐铁嘴

看我们的副官如何在反攻路上打破难关

-----

张副官很生气,上次信了陈皮的邪,被啪啪的在床上爬了整整2天

┻━┻︵╰(‵□′)╯︵┻━┻麻蛋惹,老子再也不信陈皮了,友谊的小船就此翻了

可是不能因为一次失败就气馁啊,老子可是张日山,连山我都敢日,还有啥我不敢日的,张启山你个崽子,我TMD日定了你了o( ̄ヘ ̄o)

小副官左思右想,八爷最了解佛爷,应该会有好主意,走喽~找八爷出主意去喽~

八爷:一挂准喽,不准不要钱,准了要双倍喽,算卦了啊,大爷要不要来一卦= ̄ω ̄=

小副官:八爷是我〒_〒

八爷:呦呵,这不是小副官吗,怎么了,失宠了,上爷这求安慰来了⊙▽⊙

小副官:( ̄ε(# ̄)☆╰╮o( ̄皿 ̄///)不打你我就浑身难受,老子来找你出主意来的

八爷:错了错了,别打我,出主意我在行,长沙城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八爷出主意一顶一的牛啊o(* ̄▽ ̄*)ブ

小副官:八爷好本领,那就帮我出个主意吧,钱嘛好说好说〒_〒

八爷:有钱就妥妥的,说要什么主意= ̄ω ̄=

小副官:我要一个能日到张启山的主意〒_〒

! ! ! !

Excuse Me?日什么?不好意思我齐铁嘴没听错的话,是日张启山对吗?副官啊,钱我不要了,你打我吧!

┻━┻︵╰(‵□′)╯︵┻━┻出去,滚出去,生意不做了,钱我也不要了,张副官你给我滚出去,加钱也没用,老子的命可比钱重要

齐铁嘴一脸惊恐的看着小副官逼近,被逼到墙角,看着小副官握紧拳头的手慢慢落下,啊~好痛!

在小副官的引导和教育下,齐铁嘴为了远大的抱负,毅然决然的加入了小副官的事业之中

【说白点就是小副官打了齐铁嘴一顿,然后威胁他,齐铁嘴害怕以后还会挨打就妥协了〒_〒】

( ̄ε(# ̄)☆╰╮o( ̄皿 ̄///)阿西吧,齐铁嘴你的骨气呢,你的男子气概呢,你丫就是一怂货

┻━┻︵╰(‵□′)╯︵┻━┻站着说话不腰疼,让小副官打你一顿你试试,老子保证你会跪下来叫爸爸

来自八爷的馊主意☞霸王硬上弓✔

小副官看着一脸志在必得的模样,有点害怕,奶奶的,失败的后果很严重啊喂!

失败老子是会被操死的,管他呢,陈皮的馊主意都试了,难道还会差八爷的(ー`´ー)

我们的口号是:日到张启山✔

张启山很郁闷,自从小副官上次反攻失败之后就不理自己了,想着小副官好好的为什么会反攻,肯定背后有人指示小副官(ー`´ー)

“佛爷,副官去了八爷府上,已经两个时辰没出来了”

┻━┻︵╰(‵□′)╯︵┻━┻老子就知道是齐铁嘴,别拦着我,老子怼死他,我让他齐家断子绝孙

“走,去八爷的府上”

齐铁嘴送走了小副官后,捂着被副官打青的左眼坐在地上为自己卜卦,却被告知佛爷来了

(ー`´ー)他们想干什么,一会是副官一会上佛爷的,折腾死我齐铁嘴对他们到底有什么好处

“诶嘿嘿,佛爷你怎么来了”

张启山没说话,进屋坐在沙发上,将枪拿在手里把玩,看着哆嗦的齐铁嘴,心里暗爽

“听说,副官在你这呆了两个时辰,不知为何啊”

“嗯...额...副官他让我给他卜卦”

张启山看着满脸通红的齐铁嘴,慢慢举起枪,对准齐铁嘴

“我的枪最喜欢向撒谎的人发射子弹”

“我说,我全都说还不行吗,副官要反攻找我出主意”

张启山收起枪,一步步逼近齐铁嘴,看着齐铁嘴的小表情想笑的意思越发浓烈,没等自己开口,咱们的小八爷就全招了

“我错了,我不该让他霸王硬上弓,佛爷别打我,你打人比副官还疼w(゚Д゚)w”

张启山看着闭眼抱头的齐铁嘴,小样,跟我玩,吓不死你 o(* ̄▽ ̄*)ブ

“我打你干什么,咱们可是好兄弟”

“你你你真的不打我吗”

“我不打你,不代表我不会让别人打你啊,亲兵给我上,伺候伺候我们八爷”

! ! ! ! !

┻━┻︵╰(‵□′)╯︵┻━┻老子就说这生意不做,副官给TMD那点钱还不够我医药费呢,以后谁要是让张启山他们两口子进我家我就弄死谁

齐铁嘴捂着被佛爷亲兵打青的右眼默默地流泪,老子再也不相信友谊了T^T

由于八爷的馊主意,我们的副官依旧没有反攻成功,副官怀恨在心,去找八爷理论却被拦住门口不让进

齐铁嘴看着被拦在门口的张副官,乐开了花,这回看你怎么办,齐铁嘴的笑容满面笑容消失是在看到副官翻墙进来的那一刻

( ̄ε(# ̄)☆╰╮o( ̄皿 ̄///)八爷,今天我不给你打的叫爸爸我就不姓张

T^T爸爸我错了!爸爸不要打了!爸爸!呜呜呜,爷爷我错了!

齐铁嘴捂着被打肿的左脸,点头哈腰的送走了小副官

┻━┻︵╰(‵□′)╯︵┻━┻张启山张日山我日你祖宗八十八代! ! !

这个故事以八爷的惨叫结束,我们的副官也明白了,反攻是不可能的,也和佛爷和好了,每天恩恩爱爱的

而我们的八爷也因为自己的欠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在最后,八爷想告诉我们这样一句话

┻━┻︵╰(‵□′)╯︵┻━┻千万不要和狗日的小副官做生意

后来啊,八爷又被佛爷的亲兵揍了一顿,为什么我想大家都应该明白了

┑( ̄Д  ̄)┍谁叫他说副官是狗日的,没打死他都算他命大

-----副官反攻系列END

结束喽

喜欢就点个红心心,或者关注我

迷妹一个,可撩

感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启副】副官反攻之来自陈皮馊主意


这是一个关于张副官因菊花疼而愤怒决定反攻的故事

这个故事里有可爱的张副官,霸气的佛爷,还有出馊主意的陈皮

故事是这样的....

-----

张副官表示很愤怒,张副官表示很难过,张副官表示老子TM的很腰疼

┻━┻︵╰(‵□′)╯︵┻━┻

妈卖比的张启山,天天啪啪啪,夜夜啪啪啪,老子受不了啊喂,做下面很累的内不晓得吧,万恶的地主阶级,啊呸,军官阶级

由于张启山的天天不知节制的索取,张副官决定反攻,TMD严肃点,张副官是认真的,不要笑了阿西吧

【说通俗点就是张启山那精虫上脑天天啪啪张副官,张副官决定啪啪他一次】

于是咱们的张副官,阿不是佛爷的张副官毅然决然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屁颠颠的去找他的小伙伴陈皮谋划此事

陈皮:~\(≧▽≦)/~小副官我好想你哦

张副官:〒_〒皮皮,我决定要反攻

陈皮:w(゚Д゚)w你吓得我瓜子都掉了

张副官:〒_〒讲真,天天被啪啪很累的好吗

陈皮:┑( ̄Д  ̄)┍你要是能成功老子就日了陆建勋

TMD,张副官表示很震惊,皮皮咱一言不合也不能日陆建勋啊,那东西狗都不日w(゚Д゚)w

通过一顿鼓捣,陈皮为张副官出了注意,简直天衣无缝,志在必得,五颜六色,奇形怪状啊

作者的小学语文老师表示很伤心,而小副官表示简直美妙啊,~\(≧▽≦)/~皮皮你就等着日陆建勋吧,哈哈哈哈....

张启山最近感觉小副官很不对劲,小副官莫名其妙开始狂锻炼,难道是为了配合我上床上练就更好的体力

( ̄ε(# ̄)☆╰╮o( ̄皿 ̄///)你TMD想多了,老子只是想反攻,你个淫虫,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佛爷

张副官听信皮皮的话,苦练玉女心经,不对不对,苦练反攻大法,看着自己手臂上的肌肉,感觉充满了力量

┻━┻︵╰(‵□′)╯︵┻━┻来吧张启山,准备好你的菊花接受挑战吧,阿都哏

当晚,我们的小副官穿着张启山的大号衬衫,露着两条小香腿,一登一登的,等着佛爷被诱惑然后反扑,然后一顿不可描述

↖(^ω^)↗完美!

张启山只感觉血往上流,这小蛮腰,这小腿,这小屁股,cnm忍不了了,再忍就不是男人了,宝贝,我来了~\(≧▽≦)/~

“佛爷,你来嘛”

“要叫老公,我的小副官”

张启山一把抱起小副官,丢在大床上,摸着这小屁股,哎呦我类个去

o(≧v≦)o爽!

张副官看着一步步上钩的张启山,邪魅一笑,解开佛爷的皮带,把张启山的双手绑起来,举过头顶

小宝贝还跟我玩SM,我喜欢^O^

“你可得让我爽啊,小宝贝”

张副官亲了一口张启山,坐在张启山的不可描述之处,慢慢的,一点点的脱下自己的衬衫

┑( ̄Д  ̄)┍当然让你爽,老子一会就做了你,让你知道知道被操的感觉,保证你爽的说不出来话

张启山闭上眼睛,感受着小副官的伺候,等等,不对不对,小副官你摸我屁股干嘛,停停停,你TM的捅我菊花干什么

┻━┻︵╰(‵□′)╯︵┻━┻妈卖比,反了你了,还要反攻

张启山猛的睁开眼,发力将束手的皮带挣断,按住小副官的肩膀

“辛苦了,下面让我伺候你吧”

┻━┻︵╰(‵□′)╯︵┻━┻妈卖比,老子差一点就成功日到你张启山了,你搞撒子嘛

“别别别,我今天有点累了,佛爷咱们睡觉吧”

“比起睡觉我更喜欢做爱呢,宝贝”

( ̄ε(# ̄)☆╰╮o( ̄皿 ̄///)TMD淫魔,放开老子,我跟你讲,我发起火来我自己都怕,你你你滚开,你别摸我屁股啊喂,雅蠛蝶~

就这样,小副官反攻不成反被操,小副官很羞耻,老子的脸往哪搁

小副官表示很想一个香蕉怼死陈皮,老子信了他的邪又被操了,妈卖比的,就他出的馊主意┻━┻︵╰(‵□′)╯︵┻━┻

由于小副官交友不慎,就又被啪啪了,CNMD张启山,来呀,互相伤害啊╰_╯

为了自己的尊严,小副官决定继续反攻,这次不找陈皮出主意了,太坑了!

于是反攻心切的小副官就跑去了齐铁嘴的府上询问,共同探讨如何打倒资产阶级

而这次又是什么样的主意呢?

请看下集:副官反攻之来自齐八爷的馊主意

----未完待续

写完了

写的不好见谅

喜欢就关注喽

我是小懒猫,迷妹一个,可撩



【启副】浮尘.


【虐】

他熄灭手里的烟,天空泛着鱼肚白,他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大佛,转身回到房间

这是他的小副官离开的第16天,张启山依旧很伤心,他已经有了新的副官,新的副官做事也是完美的不可挑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张启山就是不喜欢

小副官离开的那天,张启山一遍遍告诫自己不能哭,可是什么也没有用,他哭的很伤心,可以说是撕心裂肺,雨水混着眼泪流进嘴里,说不出的味道是酸心、是苦涩

他离开的第一天,张启山把自己关在房间偷偷的流泪

他离开的第二天,九门的人来相劝可无果

他离开的第三天,张启山终于肯走出房间,可是却又去买醉

第五天...

第六天...

第七天...

...

...

后来张启山的生活回归了正轨,看着书桌上的照片,是他和小副官的合影,他还记得小副官看见照相机时好奇的表情,还有那被闪光灯吓到的小模样

可是,什么都回不去了,说的再多,做的再多,也都无力回天

有些人一旦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只可惜这一错过就是一辈子

张启山不止一次的跟二月红提他的后悔和遗憾

他很后悔为什么要去,明知凶险万分却还执着要去,看着他倒在自己的怀里,那种心痛有几人懂

他也很遗憾,他知道的小副官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成为他的张夫人,可是终究没有那个福分

其实张启山打算出了这斗就求婚的,可为何他的小副官就偏偏折在了斗里,藏在衣服来
里的红玫瑰依旧娇艳,只可惜交付的性质变了

原本那是求婚的玫瑰,为何变成了祭奠

有人曾经跟张启山说他的命太硬了,别人和他在一起会被克死,张启山从来不信这个,直到他看着他的小副官在他的怀里一点点的闭上眼睛

真的是怪我命太硬?

“佛爷说什么都对”

“跟佛爷在一起百无禁忌”

“佛爷最大”

“佛爷...”

张启山他恨,他恨自己命硬,他恨自己愚钝,他恨一切的一切

好好活着只剩心如死灰,只留一捧黄土两行泪

睡梦中张启山朦朦胧胧的似乎看见他的小副官从远方走来,坐在他的身边,头靠着自己的肩膀,就像曾经一样

“日山,是你回来了嘛”

“佛爷...”

“日山,我不当什么狗屁佛爷了”

“...启山,你要好好的活,只有这样我才能快乐”

“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嗯...”

张启山睁开眼,他的小副官并没有回来,他依旧是佛爷,他的小副官再也回不来了,而他要做的只是好好的活,因为那样小副官才快乐

张启山脱从衣柜里拿出那套崭新的西装,坐在镜子前,带好领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良久才起身走出门去

吃过早饭的张启山翻看着报纸,墙上的钟敲了9下,张启山拿起外套,抓起桌上的玫瑰走向外面

张启山来到小副官的坟前,将玫瑰放下去,慢慢坐下,泥土粘在西服上,他并不在意,头靠墓碑,笑着

“我来看看你,想我了吧...”

有些人,不爱是一生遗憾,爱了就一生磨难

不知道坐了多久,张启山脖子有些发酸,站了起来,掸了掸泥土,站了起来

“下次再来看你吧”

张启山转身离开的时候手微微颤抖,起风了,该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启山便跑到齐铁嘴的家里,把刚起床的齐铁嘴着实吓了一跳,看着张启山微红的眼圈,摇了摇头

“佛爷,这是怎么了,一大早上...”

“八爷,能不能帮我做些纸扎烧给副官”

“这好端端的为何...”

张启山红着眼圈,看起来很憔悴,惹人心疼,他抬头看着齐铁嘴,竟然留下了眼泪,齐铁嘴心咯噔一下,拍了拍张启山的肩膀,递过去一张擦眼泪的纸

过了很久,张启山擦干眼泪,起身要走,出门的那一刻,回头看着齐铁嘴说到

“我梦见下面有人欺负他,劳烦八爷做些兵器保镖替我保护他”

齐铁嘴看着出了大门的张启山,叹了口气,转身回了卧房

张启山出了齐铁嘴的家,抬头看着太阳,眯起了眼,嘴角向上翘起,那是微笑的模样

“别怕,有我保护你”

说不出的话叫心事

留不住的人叫故事

-----END.

喜欢作品就点个红心心

喜欢我就关注

你还在等什么,快来撩我吧.

【启副】无言

这是好久以前自己在贴吧的一篇灿白文

现在改启副发出来

讲真,自己挺喜欢这篇的

可是在贴吧一点人气都没有┻━┻︵╰(‵□′)╯︵┻━┻

喜欢就关注喽

-----

正文.

我叫张日山.

他叫张启山.

我和他是哥们.

我们从小学就在一起,一直到大学,我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

真的,我们感情好到没朋友的.

当然也只是我没朋友而已,他那么优秀,朋友不少,我也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

但是,我张日山却只有他一个朋友.

因为我是个哑巴.

没错,哑巴.

我在别人眼里是扫把星,我克死了我的父母.

我还是个异类,因为我只会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

没有关心,没有关爱,没有阳光,没有雨露.

只有无尽的黑暗与恐惧.

谁会和一个哑巴做朋友呢?

谁会和一个扫把星做朋友呢?

谁会和一个异类做朋友呢?

答案是,没有人.

我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我被别人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他们向我身上吐口水,他们把泥土塞进我的衣服里.

他们骂我,他们讨厌我,他们说我是扫把星.

我只能抱着脑袋蜷缩着,我只能默默的忍受着.

有时候我会反抗,打他们,踢他们,用我自己的方式替自己辩解,我才不是扫把星.

可是,一切都没有用,我依旧被别人视作异类.

我也想和别的人一样,像个正常生活.

可是我办不到,我就像瘟疫一样,走到哪里哪里厌.

直到张启山的出现,他就像光芒一样照亮我,照亮我阴暗的世界.

他替我打跑了那些欺负我的人,他抱着我,拍着我的背,安慰我.

他说他会保护我.

他说不会再有人欺负我.

他说他绝对不会丢下我.

我抱着他,哭得撕心裂肺.

那时的我8岁.

那时的他8岁.

那时的我抱着张启山以为抱住了全世界.

后来他真的做到了.

他帮我拦住了所以欺负我的人.

没有人骂我是扫把星了,也没有人骂我是臭哑巴了.

当然只是在启山面前不骂了.

后来我们上了初中,高中.

很幸运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

再后来我们一起考上了大学.

他读音乐系,我读服装设计.

他说日山,你的手很美,戴戒指一定很漂亮吧.

他说日山,以后你设计服装给我穿好不好.

他说日山,我有一个梦想.

我告诉我他,我陪你.

我说启山,我也有一个梦想.

他问我是什么.

我笑着摇了摇头.

我没回应.

我却在心里暗暗的想.

我的梦想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那就是沿途有你.

终于有一段时间,他不再理我,他一个人每天和别人打电话,他不再缠着我.

我知道了,他有女朋友了.

那天,我问他.

启山?你会不会离开我.

他的嘴唇一张一合,我看懂了.

嗯,他告诉我.

笨蛋,别乱想.

我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我窝在被窝里发抖,我没有告诉他,其实我很爱你.

他在下铺和他女朋友打着电话.

他说:亲爱的,我想告诉你三个字,这三个字包括主语宾语谓语.

我笑了,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爱你.

对么?

四月一日是愚人节.

那天早上我鼓起勇气将我那肮脏的感情说了出来.

我对他说,启山,我喜欢你.

他看着我发不出声的嘴,读了一下唇语,愣了.

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不好笑.

对呀,一点都不好笑.

晚上我坐在学校河边的树下.

远处走来一个女人,那是张启山的女朋友.

那个趾高气昂的女人,我承认,她很漂亮.

这个漂亮的女人打了我一巴掌,恶狠狠的对我说.

你永远别有野心将启山拥有.

我低着头,听着女人骂我.

启山啊,我从来未有野心将你拥有,我只是想用仅有的力量,送你去你想要走的方向.

女人仍旧在骂我,很难听.

我没办法还嘴,因为我是个哑巴.

后来,我一个人慢慢的走回了寝室.

张启山看见了我肿起来的右脸,问我怎么回事.

我笑着摇摇头,示意他我没事.

他看了看我,叹了口气,问我今天早上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我笑了,翻出手机给他看了日期.

四月一日愚人节.

他笑了,拍着我的肩膀笑了很久.

我就说嘛,日山你怎么会是同性恋呢,很恶心的啊.

我笑着点头,和他一起大笑.

启山对不起啊,我就是恶心的同性恋.

后来一切都很正常,他还是把我当好哥们.

可是我却变了.

我开始不主动找他了,能躲着就躲着.

因为我怕他讨厌我,毕竟我是一个惹人厌的同性恋.

我也想过从头再来一次,可是时间自顾自的走着.

转眼间我们毕业了.

他事业有成,他像个王者一样,抱得美人归.

他的妻子不是曾经那个辱骂我的女人,他的妻子是他的同事,这个女人美丽大方.

他说他希望我可以去做伴郎,我拒绝了.

他婚礼的前一个晚上,我一个人坐在顶楼喝酒.

我想,跳下去吧,死了算了.

可是我没有,我的懦弱使我从楼边退了回来.

婚礼那天我坐在前排,看着他和他的妻子手牵着手走到神父身边.

我看到了他那藏不住的幸福感.

我看到了他那藏不住的温柔似水.

真好,可惜那不属于我.

终于,他还是说出了那句话.

他看着他的妻子,眼睛里充满温柔.

他看着他的妻子,坚定的说:我愿意.

他拿出戒指,套在了那女人修长的手指上.

他说过我的手很美.

他说我的手戴戒指一定很漂亮.

我摸着光秃秃的手,开心的笑了.

我也曾无数次的幻想过,我和他手牵手步入婚姻殿堂.
他为我带上戒指,亲吻我的脸颊.

可那终究是幻想.

我告诉自己,梦该醒了.

因我都明白.

有些爱,不能交付.

有些人,唯有祝福.

后来我领养了一个男孩.

我将我和张启山的事写成了故事给他看.

他说:爸爸,你后悔吗?

我笑着摸他的头,没给他回答.

有些人,喜欢了就是喜欢了.

爱了就是爱了.

一辈子都不会后悔.

后来,我的儿子出国了,没人陪我了.

儿子偶尔会打几个越洋电话给我.

张启山也偶尔会过来陪我.

他和我喜欢坐在银杏树下的摇椅上,沏一壶茶.

他儿孙满堂,我却孤单一个.

他喜欢念叨以前的事.

我也很怀念我和他的青春.

但是青春没有返程车.

有些事已经记不真切了.

但是仅存了回忆都与他有关.

我很庆幸,因为在我们最美的时光里,都闪烁着彼此的影子.

那些温暖细碎而美好的存在着.

现在的我71岁.

现在的他71岁.

他拄着拐杖慢慢的走出了院子.

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长.

我看着他的背影,想哭却哭不出来,只好笑.

我想.

启山,对不起,我还是爱你.

突然有温热的液体从眼睛里流出.

它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似乎看见了我和他过往的点点滴滴.

我看见了他抱着一个浑身是土的小男孩.

满脸温柔的安慰着.

我似乎听见了.

他对我说的话.

他说他会保护我.

他说不会再有人欺负我.

他说他绝对不会丢下我.

他还告诉我别乱想.

他真的没有丢下我.

他没有像别人一样讨厌我,视我为异类.

从8岁到71岁,整整63.

我笑着想.

真好,他陪我走过了那么多年.

可是启山啊,这辈子就这样吧.

但愿来生,永不相认.

你看啊,秋天来了.

树叶都飘落了.

启山,你看呀,这满地的银杏叶多美啊.

启山,你看呀,我一个人爱的多孤独啊.

启山啊,我也想对你说三个字.

没错,这三个字包括主语宾语谓语.

可是我说不出来啊.

我只能把这三个字藏在心里.

直到死去.

我叫张日山.

他叫张启山.

我和我爱的人,做了一辈子的哥们.

-----------END.

改了点内容

对自己我还是比较蜜汁自信的

不喜欢我不强求,我的作品就像我的孩子,请别污蔑他

这里是小懒猫,喜欢就关注

迷妹,可撩

【启副】沦陷.


送走了尹新月,张启山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转身看着发呆的张副官,拍了一下他的帽檐

“回府”

张副官正愣神,帽檐突然挡住了视线,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弄得,扶好帽子,跟着佛爷身后出了火车站

张副官刚打开车门,张启山就说要走回去,张副官一愣,便也没抗议,关上车门,只留了一个亲兵在身边,慢慢的向张府走回去

长沙的冬天很冷,一向定力很好的张副官也开始有些烦躁,这佛爷东走走西看看,买了些许小玩意,又买了许多糕点,张副官看着自己瘪下去钱袋,再看看吃臭豆腐的佛爷,终于下定决心,走了前去

“佛爷,你买太多了”

“哦?还可以啊”

“不是,我是说....我的意思是快没钱了”

张启山转头看了看张副官,心想着小表情还挺撩人,将最后一块臭豆腐塞进张副官的嘴里,拍了拍手,拿过张副官手里的钱袋继续往前走

张副官看着走在前面的佛爷,嘴里吃着佛爷给的臭豆腐,耳朵竟然红了起来,最近不自觉的向上

身后拿着糕点的亲兵看见这一幕,嘴角抽了抽,有点不敢抬眼去看张副官一脸我要爱死他了的表情,没有这样秀恩爱的

“糖葫芦,冰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冰糖葫芦”

张启山看着红彤彤的糖葫芦,想着张副官喜欢吃甜的,就跑去买糖葫芦

张副官正小心眼的算计着自己的那点钱,正想抬眼告诉他的佛爷少花点,就看见张启山跑出了自己的视线,心咯噔一下,开始四处寻找,突然被人挤的踉跄了一下,向前倒去

张启山拿着糖葫芦往回走的时候就看见张副官向前倒,猛的向前一窜,将那人抱着怀里

“小心!”

张副官倒在佛爷怀里,脸噗的就红到了底,站稳后扶了扶帽子,不知道说什么,这时候张启山一个糖葫芦递到他面前,张副官看了看佛爷,咬了一口糖葫芦,酸酸甜甜的真好吃

“佛爷,真好吃”

“好吃吧,特意给你买的,走我们回家”

张启山刮了刮张副官的鼻子,牵着他的手向前走去

身后的亲兵表示很气愤,秀恩爱就算了,你别TM馋我啊
,还有没有人性了,我要找妈妈

回家后吃了晚饭,齐铁嘴就来了,半躺在沙发上吃着葡萄

“副官,你也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了,要不我给你说一个?”

“齐铁嘴,你要给谁说媒啊”

张启山将茶水大力的放在桌子上,茶水溅落在桌子上

齐铁嘴看着黑脸的张启山心里暗爽,但又怕他打自己就躲到张副官身后,冲张启山扮鬼脸

“齐铁嘴,今天不打的你成齐闭嘴就是我的错”

张启山拍桌而起,怒视齐铁嘴,抬腿去追

齐铁嘴一看大事不好,抓起葡萄跑出门去,边跑边喊

“张启山,有种你打死我,hhhhh”

张启山黑着一张脸,看着这桌子上仅剩的一串葡萄,气哄哄的揪了两粒,看了看旁边笑的欢快的张副官,把其中一粒葡萄喂进张副官嘴里,一粒丢进自己的嘴里

“吃吧,九爷叫人送来的,很甜的”

“嗯”

张启山看吃葡萄腮帮子鼓鼓的张副官心情大好,心里想着明天再去九爷那要几串给副官吃,便坐在张副官身边,将张副官搂向自己,一只手翻看着报纸

张副官红着脸倒在张启山怀里,心想着外面还有别人呢,就越发不好意思,张启山突然张开了嘴

“啊...”

张副官拿起一粒葡萄放进张启山嘴里,张启山看着脸红的张副官,向脸就亲了一口

“干嘛啊,门口还有人呢”

张启山没理会,继续搂着张副官翻看报纸

门口站岗的亲兵表示:副官你放心,就算你和佛爷当着我们面啪啪啪我们都不会吃惊,何况亲一口

不知过了多久,张启山合上报纸,看着怀里熟睡的人,摇了摇头,抱起他走向卧房

张副官是被惊醒的,无措的看着张启山逼近自己,直到感觉唇上一片温热,唇间耳畔,怎敌过情意缱绻.

金炉香尽,月移花影.

只叹是春色撩人罢.

我对你何止是一句喜欢.

------END

因为个人比较喜欢平淡爱情向,所以写的就会平淡一些

喜欢就关注我喽,我是小懒猫,可撩

不喜勿喷

【启副】一里烟花十里尘

大家好,我是小懒猫❤

文笔渣渣,看文三思而后行

-----

“我要成婚了”

“我知道”

“假若你不愿意,我悔婚便是”

“属下不敢”

张府上下忙的不可开交,明日便是佛爷娶妻之日,娶得便是北平新月饭店的千金,长沙城都传遍了这消息,郎才女貌的好不羡慕

副官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看着外面的月亮,心里苦涩顿开

“终究要来了吗”

他想不起来了,他和佛爷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他想不起来了,他和佛爷四目相对时的怦然心动

他想不起来了,他和佛爷缠绵时佛爷的温柔

佛爷告诉他和二爷去北平求药,可为何带回了尹新月

“副官睡了么,佛爷请你过去”

“我知道了”

张副官起身拿起帽子,带好,出门走向佛爷的书房

张副官进去的时候,张启山正背对着门,站在窗前

秋日的晚风凉凉的,张副官打了个哆嗦,看见张启山只穿单衣站在窗前不免有些担心,拿起外衣披在张启山的肩膀上

“日山,你来了”

“佛爷,小心着凉”

张启山转过身来,抓住张副官得手,看着他

就这样四目相对良久,张副官刚要说话,张启山一拽,副官就这样倒进他的怀里

张副官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如果可以这样一辈子

“我要成婚了”

“我知道”

“假若你不愿意,我悔婚便是”

张副官从张启山的怀里起来,看着张启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属下不敢”

张启山看着跪在地上的张副官,也没去扶他,缓缓的转过身,看着窗外

“很晚了,回去睡吧”

“佛爷,属下有一事相求,愿佛爷成全”

“说吧,无论什么我都答应你”

“佛爷成婚之后,请允许属下回东北本家,可好”

张启山攥成拳头的手越发用力,良久才松开

“好,我答应你”

“属下谢过佛爷”

张启山听见关门声后愣了很久,脸庞流过滚烫的泪水

第二日便是成婚日,老九门都来了,加上佛爷一些好友,声声祝贺好不热闹

张副官站在门口接迎宾客,心中万般苦涩却也无人知晓,看着远处走来的八爷和九爷,艰难的扯出一丝微笑

“八爷,九爷你们来了”

“哟,张副官你表情怎么这么难看,你家佛爷成亲你不应该高兴吗”

“八爷说的哪里话,佛爷成亲,我自然开心的不得了”

解九爷看了看张副官,摇摇头,拽着齐铁嘴走向里面

“诶诶,九爷你拽我干嘛”

张副官看着宾客来的差不多了,便也走了进去落座

张副官看着今日的佛爷,心里苦涩顿开,眼角微红

“君为何此般对我啊”

张启山提尹新月挡了不少酒,有些上头,一瞟看见角落里喝闷酒的张副官,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张副官怎么一个人喝闷酒,来我敬你”

“佛爷...”

张副官看着拿酒杯的张启山,天知道他多想扑进那人怀里告诉他自己有多爱他,可他终究无力回天

“副官,一敬你多年陪伴忠心耿耿”

“副官,二敬你我别样感情从此无”

“副官,三敬你对我张启山的狠心”

三杯白酒下肚,往日感情飘无

婚姻依旧在进行,二爷为佛爷的婚礼开嗓,在台上咿咿呀呀的唱着戏

张启山敬完酒后转身离开,可曾看见张副官的泪流满面

后来,张副官回了东北本家,长沙城里的人再也没在佛爷的身边看见过张副官

张府的人不知道张副官为什么会走,更不知道为什么张副官走的那天佛爷为什么不露面

张副官走的那天阳光很暖,火车鸣笛的那一刻,张启山从火车站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他与坐在火车窗边的张副官四目相对,张启山笑着摆了摆手

张副官笑了,漏出两颗小虎牙,手里拿着佛爷偷偷放在他包里的糖

火车缓慢的前行这,张副官拉开窗户,抓住跟着火车走的张启山的手说

“君勿念.”

“愿平安.”

----END

写了超久,文笔不好大家轻打脸